我从没想过会看到导致希特勒和纳粹主义的条件来到美国和英国


<p>我出生于1923年,所以我非常清楚,如果你活得够久,历史就会重演</p><p>我从未预料到的是,导致希特勒和纳粹主义的经济和社会条件不仅回归到欧洲大陆,还回归到美国和英国</p><p>世界突然变成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因为美国选出了一位新总统,他在过去的18个月中告诉他的同胞,必须在他们的南部边境建造隔离墙,以阻止墨西哥强奸犯和贩毒者涌入他们的国家</p><p>现在这样的话不会让我想起林肯,肯尼迪甚至是尼克松 - 而是阿道夫希特勒</p><p>在欧盟公投中,像奈杰尔·法拉奇这样的分裂政治家制作了一个海报宣传活动,描绘欧洲境内的难民,因为他们自己国家的战争是一个不文明的暴徒,为了窃取我们的利益,我想起了希特勒,而不是丘吉尔</p><p>但是,随着全球化和紧缩政策窃取了中产阶级的梦想,一些政客宁愿煽动仇恨,也不会对最富有的1%的人征收公平的税收</p><p>这就是为什么我更关心引发英国脱欧并让唐纳德特朗普成为超级大国总统的政治言论 - 我很害怕</p><p>希特勒像列宁和所有专制领导人一样上台执政,因为不仅存在巨大的经济不平等,而且因为存在道德真空,允许邪恶取代理性</p><p>现在我不是说特朗普是希特勒,法拉克是法西斯</p><p>我所说的是,我们的政治,就像我们体内的健康细胞一样,如果暴露于毒素,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